bob平台首页-担当

bob平台首页-担当

图为武汉江汉关大楼。影像中国

2月15日中午,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六楼三病区的门口,医生丁仁彧正与一位老大姐告别。这位老大姐是丁仁彧来武汉后治愈出院的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。老大姐刚说了一句,丁医生,谢谢!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。

和这位老大姐话别后,丁仁彧转身又回到重症病房。那里,还有几十名患者在等着他。

丁仁彧今年39岁。他是美国麻省总医院麻醉与危重病专业的博士后,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党支部书记兼副主任,也是国家卫健委卫生应急处置指导专家。生活中,丁仁彧喜欢踢足球,在足球场上总是担任前锋。工作上,他也常常扮演前锋的角色。

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丁仁彧率先报名支援武汉。他说:“哪一次都是我当前锋,这回当然也是我。”院领导批准了他的请战,同时,省卫健委决定由他做第一批辽宁支援湖北重症医疗队队长。

听说爸爸要去武汉,10岁的女儿给他写了一封信,信中说:“爸爸,祝你一路平安。永远不要忘记我们对你的信任和爱。”“信任和爱”,丁仁彧读懂了乖巧的女儿表达出的别样牵挂。

2月4日晚,丁仁彧率队飞抵武汉,接管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两个病区的23名重症患者。进了现场,他瞬间感到肩上的担子沉重起来,他很快调整好心态,“别忘了,你是打前锋的呀!”他暗暗提醒自己。

丁仁彧带领大家与当地医生进行了全方位的交接,病历他要逐条过目,治疗方案也要重新进行调整,还要派人接管病房中的物资、设备,同时,对清洁区、工作区迅速妥当布置。

分配给他们的病患重症多。丁仁彧需要操心的事情也很多。夜里两三点钟,他还在发微信指挥调度。作为队长,他也要保证队员的生命安全,尽全力争取不能有一名队员被感染。

丁仁彧他们收治的病人大多是病情较重的高龄老人。除了正常用药治疗之外,还需要精心护理。丁仁彧对护理人员说,“要像对待父母那样照顾他们,他们吃好了,睡好了,心里宽松了,身体的免疫力才有可能上来,病才有可能好起来。”

那位95岁的老爷爷,是大家最担心的人。老人2月5日入院,原本就有脑梗、高尿酸血症等疾病,现在又染上新冠肺炎,生命垂危。他不能说话,交流极其困难。他的老伴88岁,也被感染了,但情况比他好些。老伴天天惦记他,睁开眼就往这边看,反复询问他的状况。老爷爷自己不能吃饭,丁仁彧给他下了鼻饲,让护理团队密切观察。每当看到医护人员忙得不可开交,老爷爷就会慢慢举起手致意。他的老伴说:“孩子们,他这是在感谢你们。”丁仁彧告诉她:“奶奶,不用客气,我们就是你们的儿孙。”10多天过去了,老爷爷终于转危为安,他顽强地配合着医护人员的治疗。丁仁彧很开心:“老爷爷,谢谢您,您给全体患者做了好榜样。”

每天,只要有空闲,丁仁彧都要上这位老爷爷的病房看一看。他不断地鼓励老人,也从老人温暖的目光里感受到鼓励。

对于丁仁彧来说,眼下最难的,是抢救一名35岁的患者,他是2月6日入院的。看上去,他身体十分强壮。起初来的时候,还能坐在凳子上与大家聊天。可是,5天以后,就倒在病床上不愿起来了。

2月13日早上,这个患者的病情突然恶化,血氧饱和度直线下降,出现严重的呼吸衰竭。丁仁彧一看情况,立刻说道:“快,做气管插管,快!”

手术开始。在平日这本是一个小手术,可现在却十分凶险。由于隔离病房不具备负压系统,如果稍有疏忽,刚切开的呼吸道就可能有分泌物喷射出来,那里面含有大量病毒,直接威胁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。

丁仁彧穿好正压送风隔离式防护服,然后,快速检查了一番助手们防护服的密封性,这才稍微放心。麻药起效时间到了,他精准而飞快地将导管插入患者气道,将分泌物吸光,然后连好呼吸机。接下来,他开始调整呼吸机参数、各项血流动力学指标,处理穿刺置管、泵注镇静药……直到看见患者表情慢慢变得舒缓,他的心才平静下来。这时候,3个多小时已经过去。

可是,第二天,患者又出现了右侧气胸。丁仁彧紧急调来一台体外膜肺ECMO。上了体外膜肺之后,患者的总体情况才稍微稳定一些。

丁仁彧说:“这个患者才35岁,他的孩子才4个月,他的妻子天天来电话,哭着问我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没有。我心里特别难过。但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救活他。之前,我有抢救成功的案例,我有这个信心。”

丁仁彧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打了一个盹,一睁眼,14日的早晨已经来到。

今天是患者吴奶奶的生日。吴奶奶是2月8日入院的。她有15年糖尿病史,还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,属于重症病人,随时可能成为危重型。根据病人的这些情况,丁仁彧给老人使用高流量吸氧,密切监测生命体征变化。在积极治疗病毒性肺炎的同时,又进行稳定心功能、营养支持等综合治疗。现在,吴奶奶的状态平稳多了,已由重症转为轻型。

这一天,丁仁彧来到吴奶奶病床边,说:“吴奶奶,生日快乐!”吴奶奶很惊讶:“孩子,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?”丁仁彧告诉她:“我看过您的病历,就记住了。可惜,现在这种情况,找不到买蛋糕的地方。”吴奶奶很感动:“难为你了,这已经很好啦……”说着,又有些难过:“我今天70岁了,可我的孩子们都不能来……”丁仁彧安慰她:“奶奶,我们不都是您的孩子吗?我们一起给您唱首《生日歌》吧。”

一个特别的生日庆祝会开始了,医护人员和吴奶奶一起唱起了《生日歌》。没有蛋糕,没有蜡烛,但病房里洋溢着爱和温暖。

“谢谢孩子们,你们抛家舍业地来武汉帮助我们。你们的家人一定很惦记你们,别忘了向他们报声平安。丁医生,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回家?我想孩子们。”唱完《生日歌》,吴奶奶问丁仁彧。“吴奶奶,我们再一起努努力,您回家团聚的那一天很快就会来到。”丁仁彧告诉她。